有关爱的瑜伽

时间:2013年06月15日信息来源:巴克提希丹塔·达斯 点击: 【字体:

1972年当我最初了解奎师那知觉意识时,一个雨天的晚上,我坐在一个帐篷里迅速翻阅施瑞拉帕布帕德的《博伽梵歌原意》。我偶尔忧郁地向外看,然后透过雨水看到比利牛斯山模糊的轮廓。此山围绕着一个小小的绿色山谷。我就在这个山谷中处于孤独无助之境。那雨稳定地下了两天而毫无渐渐停止的迹象。连我的睡袋都是湿的。

我在山里练瑜伽的浪漫想法迅速证明只是一场梦。我能想到的一切就是干爽的衣服和热热的饭菜。尽管如此,我有我的《博伽梵歌原意》。我继续翻着这本书。

一些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切种类的瑜伽修习的顶点在于奉爱瑜伽。一切其它瑜伽只是到达奉爱瑜伽这一点的方法。瑜伽实际的意思是奉爱瑜伽,而一切其它瑜伽是接近奉爱瑜伽这一目的地的进阶。”(《博伽梵歌原意》6.47要旨)

“当然,”我想。“既然瑜伽这个词的意思是与至尊者连接,那连接的捆绑纽带就一定是奉爱。”

沿着施瑞拉帕布帕德的思路,我明白到,当全神贯注于凭经验冥思苦想真相和幻觉之间的区别的一个思辨者到了理解并接受至尊真理是奎师那时,他就变成了一个瑜伽师。同样地,当为了物质回报而忙于工作的一个功利性活动者到了衷心地把他的工作结果奉献给奎师那时,他也变成了一个瑜伽师。

我最终明白了,瑜伽仅仅意味着为了奎师那的快乐而行动。要么我可以坐在我的寒冷的帐篷里想,“我没有欲望,我一无所有,我什么都不是,”同时暗暗地依附着我的世界。在那里我是那中心角色。要么我可以承认,“是的,奎师那是享乐者,主,我亲爱的朋友。”认为也许我不是单独一人使我感到快乐激增。我轻松愉快地躺下,在我的睡袋里听着稳定的倾盆大雨落在那帆布帐篷上并进一步浸透那湿透的山谷。

黎明缓慢而令人难受地来临了。我很冷。我如此知觉到我痛苦的身体,以至很长一段时间过去后我才能使自己继续阅读和沉思。我看不到雨的休止。它在下了三天后似乎渗入了我的骨头。我不可能收拾然后艰难地离开。我能为之感到热情的一切就是用正在减少的物资来烹饪热热的一餐。

当平底锅在野营炉(“奎师那的炉子”,我记得)上被加热时,我用麻木的手指再次翻开了《博伽梵歌原意》。这次我读到的是第九章,第二十六节诗:“如果一个人怀着奉爱向我供奉一片叶,一朵花,水果或者水的话,我就会接受它。”

施瑞拉帕布帕德在要旨中解释道,有用于达到完美的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向奎师那奉献我们的爱心服务,“仅此而已”。

“这真奇妙!”我想。“但等一下。虽然帕布帕德说‘这方法非常容易’,他还说,需要的唯一资格是成为爱奎师那的纯粹奉献者。但我不爱奎师那。我对祂几乎一无所知。基本上我仅仅爱自己(我甚至对那一点都不确信),因此我怎能以此方法来达到人生的最高完美境界呢?也许反而我应当冥想。”

我尝试过冥想,把我的心意从外在刺激上撤回。确实,我通过努力短暂地感受到了某种平静,但我一直面对着一个事实。那个事实就是,我不得不生活在一个忙碌的世界上。离开然后住在喜马拉雅山里的一个山洞里,或者甚至离家更近的一片与世隔绝的树林里都是我做不到的。并且即使我能做到,我也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同样的处境中——寒冷,饥饿和阴郁地凝视着雨并且冥想“雨啊雨,快离去。”

我继续读到:“但准备美好且简单的素食,在主奎师那的图片或神像前供奉它们,然后鞠躬并祈求祂接受这样一份供品会使人得以在人生中稳定地前进,净化身体,并创造出会导致清晰思维的优良脑组织。首先,那供品应当用爱的态度来制作。奎师那不需要食物,因为祂已经拥有存在的一切,然而祂会接受希望以此方式来取悦祂的人的供品。在准备的过程中,在端上供品的过程中和在供奉的过程中的要素是怀着对奎师那的爱来行事。”

“也许我可以用那汤来尝试一下,”我想。“但仍然是爱这一点难住了我。当然奎师那不会接受我缺少爱的供奉。”

但帕布帕德使它听起来容易。“准备一道简单的素食。”我能做到。“鞠躬然后祈求奎师那接受这样一份卑微的供品。”我也能做到。当然我的供品会是卑微的,即使我不谦卑。

“另外,我得在某处开始。帕布帕德说得对——这方法是容易的。学习正确的态度是困难的部分。那可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尽管如此,在奎师那的帮助下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

我遵照施瑞拉帕布帕德的指示然后鞠躬。“奎师那,请接受这供品。哈瑞奎师那。”我觉得很愚蠢,不知该说什么,但比我的愚蠢感更深刻的是在我心中出现的带笑的快乐。是的,我做了正确的事。主奎师那和帕布帕德叫我这么做,而我这么做了。

我看着那汤然后开始分发它。帕布帕德说了,分发也很重要。我觉得他在指导我的每一个举动。我对怀着对神的感激之情进食这个理念已经很熟悉了。但这是不同的。我刚刚向主供奉了一些东西,然后现在看起来好像祂在把它供应回来了。我啜饮了一口汤。

我知道应该期望什么味道,因为它是一道简单的蔬菜汤。但除了预期的味道之外,从我的嘴巴下至我的胃部——及其以后开始感到一阵奇妙的激动。我的整个存在感到触电了。我感到心像要爆炸。比一个饥饿的人吃早餐更多的事情在发生。

我对巴克提是什么有一点感觉了。我脱离了那不舒服的境况(我忘记了关于它们的一切),我知道(至少一点点)我在做什么和我在为谁而做,并且我全神贯注于超然的想法。巴克提,有关爱的瑜伽似乎包含从其它瑜伽中可得到的一切,并且多得多,因为我能通过与主连接和服务祂来感觉到祂的援助之手。

一个独居的神秘主义者可能会获得对一些时间和空间的掌控,但除非他唤醒对奎师那的爱,他最终得到了什么?一点名声,力量或影响。只有巴克提是绝对的,因为只有巴克提会把我们与绝对的主稳固地连接上。

为奎师那知觉意识温暖的阳光感到高兴的我注视着那雨。我不再感到孤独了。

(作者:柔黑妮南达纳·达斯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上一篇:写书的蠕虫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有关爱的瑜伽]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